设为首页
 
首页 | 通知公告 | www.19461122.com | 手机版伟德 | 教师园地 | 学生频道 | 高考专栏 | 韦德国际网址 | 历史长廊 | 家长学校 | 办公室 | 教务处 | 科研处 | 政教处 | 校团委 | 下载中心
您的位置: 韦德国际网址 -> 学生频道

纯属虚构

时间:2008-10-17 13:31:09 作者:卢丽莉 点击:3402

纯属虚构

◎◎◎

如果在台下成千上万的观众中,你发现我。

如果你瞬间忘了呼吸。

如果你把手伸向我。

  

也许是改编自哪里的故事。马戏团出身的少年追寻他逃跑的爱人,他动作灵敏,在天空中滑翔
而过。他笑着说你要跑多快我就跑多快,而且要比你快。你要飞多高我就飞多高,而且要比你高。
直到你再也飞不动了,我们就像杜鹃死在天空里。少女转过头来又好气又好笑,她说你干嘛追
着我。少年头一歪就答,你说我为什么追着你,这种问题不说也知道,当然因为我喜欢你。

聚光灯统统打在少年脸上。

那是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在用纸板围成的简易剧场里,十六岁的原田雅纪,遇见了同是十六岁的
少年,一个台下,一个台上,在如此黑白分明的界限里,她看见少年的笑容,像喷涌而出的光,迅
速地延伸向无限遥远的轨道。

  

后援团这种东西,就是专门给那些因狗见了骨头猫见了老鼠而产生条件反射但却因骨头长期悬着及老
鼠躲在洞里不出来而备受煎熬的单身的“某某控”准备的。如果把后援团的核心人物设定为那个叫千
羽澈的少年的话,那么毋庸置疑,那些摇旗呐喊的都绝对是“美少年控”。

原田也一度考虑加入“千羽殿下后援团”,反正在这个时代明恋是理所当然,接不接受是个人选择,暗
恋是吃饱了玩虐待。就如同在教室里大喊“佐为你为什么这么帅啊”“请玩弄我吧,西索大人”或是
“龟梨和也”“赤西仁”“小攻!”“小受!”之类的言语,不但不会受到集体BS,甚至还会有人跑
过来跟你一起喊并结为攻守同盟。

这个邪恶的念头最终被打消的原因,表面上是“太花痴了吧”,实际上是“靠,别影响伦家的优等生形象!”

虽然没有加入后援团,但原田雅纪仍是个坦白的好孩子,所以当别人问起关于千羽澈的印象时,她还是会一
边猛灌可乐一边说:“很帅啊很帅啊。”

  

很帅。

美少年。

有时候觉得这些肤浅的形容词都不够用了。

明明知道不是被他这些表面化的原因所吸引,明明是一些更内里的,几乎触摸不到的东西。却执意把他的一
切都笼统地梳理成一句“他很帅”。而这句话,跟另外一句“所以我喜欢他”是连不上号的。

不会因为一个人帅而喜欢他,这是肯定的。这样说是因为希望,希望你除了看到他很漂亮,其它什么都看不到。

希望你可以忽略。

那天少年抬起头说:“我想飞了,飞回马戏团。”

  

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五点半起床,读一个小时英语,然后上学。晚修结束后已经九点钟,九点半回到家
,再读两个小时书,然后熄灯上床睡觉。熄灯前总会被问一句“明天早上吃什么呀”,然后就回答说“随
便吧”或者“吃面啦”,像“佛跳墙好了”“吃龙肉刺身”“要不然搞个满汉全席吧”什么,是不会说的。
因为绝对不会有。对饭堂油腻腻脏兮兮的饭菜也不必抱什么期待,连炸鸡翅都瘦得像炸鸡爪,油倒是放了
不少,可惜她不喜欢喝油,真要喝也不喝猪油。总之它们是变不成什么好东西的了。

吃得不好,休息也很少。睡觉时间少是为了保证学习时间,有些人可以选择在课间蒙头大睡,但对于原田来
说,课间也不是什么可以休息的时候,除了身兼多职,总是课室办公室跑来跑去之外,还时常有些古怪的活
动要设计方案(比如不设奖金的写字比赛)。此外,斟水也是一门大工程,人多了就要等,有时一等就十分
钟,看着水像针一样细地流下来,旁边还有很多人等着你滚开。

诸多琐碎事,像在空旷的路面上聆听自己脚步的声音,持久地重复着相同的节拍,跌在四周墙壁上的声音,造
成了巨大的回声,穿行过漫长的青春时光。

在一个燥热的午休时段里,原田趴在桌子上,做了一个沉闷的梦。她梦见自己走在一条长廊上,旁边都是门,那
些门在她经过的时候迅速打开,又轻轻地关上。打开,又关上。缓慢得像一个悲剧。

然后她惊醒了,看见千羽澈打开教室的门,慢慢地走了进来。

  

高二文理分科,意料之内的事是原田雅纪进了物理重点班,意料之外的事是千羽澈也进了物理重点班。

虽然也有听说千羽澈的成绩不错,但这种言论被头脑中“帅哥怎么可能读好书!”的根深蒂固的观念转化成“充
其量就是比不读书的人好一点吧”。可原田在知道他“学习真的很好”时也没有表现出吃惊的态度,主要是怕被
人指责“你看成绩单的时候眼睛都搁在哪儿啦”,以及一不小心爆出“我只看年级前十名”的真心话。

另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是,千羽澈在分班第一天就主动跟她说话,谈话具体内容如下:

——你橡皮掉地上了。

——哦,谢谢。

——不是,是在你椅子底下。

——哦,谢谢。

座位间隔着形形色色的箱子,书本练习册塞在里面,懒一点的人就把书堆在地上,桌上摆着常用的几支笔,还有
一摞书叠得高高的以便睡觉时不被发现。光线透过玻璃窗照进五楼的教室,照出空气中粉尘的样子。

原田突然想到,她好像从来没有,跟千羽澈这么近距离过。

  

无需再赘述那些离千羽澈还很遥远的日子。无论是经过他班上时故意大声讲话,还是做操时一直往他的位置望,或
是放学时特意绕一个大圈到他所在的社团、拿出手机装作接收不良偷偷拍下他的照片、打听他跟其它女生的八卦、在
他打球或者演出的时候一定到场并故意且得非常安静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通过人脉拿到他的QQ跟手机虽然从未聊
过Q或发短信……那些千方百计的小动作,都是为了成全在略有接触之后的大段空白里自己的臆想。

化身为他世界里的女主角,想像有无数巧合,又经过无数困难两个人终于在一起甜甜蜜蜜。想像他的对白,“我真的
对你哗啦啦啦呀”、“你是我一生的什么什么玩意儿啊”。想像自己的反应,“我也对你哗啦啦啦呀”、“你也是我
一生的什么什么玩意儿啊”。然后两个人抱作一团,期间带有无数含情脉脉的眼神及大量肢体语言。过后就是互诉身
世或者大谈理想之类的唯美事件,有多种版本可供选择。

不过这种事情,在成为同班同学后变得毫无意义。省去了那些戏剧化的开头,也没有激动人心的过程。距离近
了,说话多了,那种肆无忌惮的想像也突然变得矜持起来。

因为,那些原本无聊至极、毫无意义的小动作,现在都能确信会被他注意到。

“千羽澈,交作业啦!”

“等一下,第二题还没想出……”

“证平面垂直的那道题吗?我刚好会做……”

“厉害啊,怎么想到的?超简便。”

“就是转换思路嘛……呐,帮了你有什么答谢呀?”

一定会注意到。

那些处心积虑的,统统都注意到。

◎◎◎

文艺汇演扩大到一个地区的学校来参加,大概是剧团创团以来最大的工程了吧。

剧目已经定好了,现在。可在一个星期之间,千羽澈还在一大堆剧本里烦恼着:“我觉得演
这些都很麻烦啊,再说,谁是‘佐助’啊?这个‘鸣人’又算什么……这真的是戏剧吗?”

原田听了他的抱怨就提议,“那演上次那个吧。”

“唉?”

“马戏团那个,挺适合你的。”

“你觉得不错?”

“嗯。”

“既然这样,那就演吧!”

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了。也不管究竟有没有人喜欢会不会受欢迎,反正主角是不能少的,主角都不演了那
还有什么市场,所以就算有些人质疑“已经演过了啊”可还是决定要演了。节目表拿回来的那一天千羽澈
还特意赶到她家送了一张票说“一定要去看”。

结果当然是去了,自然没有那些到达目的地前被车撞啦被歹徒捅了之类的事情,两个人都很无耻地安全到达
市十二中。演出的会场不再是简易搭棚而成了光大明亮的体育馆,椅子排了上千张。千羽澈站在体育馆门口
一见到原田就朝她招手,然后把外套扔到她手上说帮我保管保管我去换衣服。原田觉得好笑,心想干嘛要我
拿扔椅子上不就得了,可嘴上说的却是我帮你拿衣服要请吃糖呀!少年就边跑边叫没问题没问题。

这当然是玩笑话,请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录入者:lsj